【床上的愛愛運動,一天最多幾次好?】 | 潮流新知 | 幸愛小編

性交頻率的研究,不僅受到中國古代性學專家的重視,也受到西方性學家的注目。如英國著名性學家艾利斯在《性心理學》一書中說:

在以前,頻數的規律是有過一些的,從很古老的時候就有。希臘的政治家索朗(Solon)教人一月三次,希臘的醫師們的主張大致也是如此。宗教革命領袖馬丁·路德(Martin Luther)定下的規矩是一星期兩次,贊成這規矩的人大概占最大多數。哈費醫師(O.Harvey)把美國各家的統計表加以綜合研究的結果,發現最中庸的頻數是一月八次,約占五〇%,兩端所跨的變異範圍是從最少的一月三次到最多的一月十五次。

劉達臨在《世界古代性文化》中也有類似介紹:

關於對性交頻率的看法,在古代歐洲是眾說紛紜,但是也可以看到它的發展過程。古希臘的改革家梭倫認為,在家庭中,為人不怠忽夫妻之務,一個月三次就夠了。後來,宗教改革家馬丁·路德作了以下的規定:「一週兩次,是女性的義務,一年一百零四次,如此,我和你都沒有害處」。但是,這是馬丁·路德四十二歲時的規定,如果他當時只有二十歲,大概是會增加次數的。
  
但是,以後性交頻率卻向趨多發展。安德列·摩洛伊說,文藝復興時期的男女「擁有動物的衝動,絕沒有心理上的顧慮來控制肉體上的動作」。那時流行一句話:「一次是試食,也是病人的食物;兩次是紳士的禮儀;三次是淑女的義務;四次是妻子的權利」

艾利斯自己也對性交頻率的問題有相關研究,不過得出的結論卻是「我們沒有方法定下什麼可以共同遵守的規律」:

對於有性關係的人,性交接的頻數也是一個尺度,有的人,每夕必交接一度,習以為常,歷有年所,也並不感覺到甚麼損害;而有的一個月只能有一次,過此他認為就要過度了。總之,即在一般健康程度過得去的人中間,性能的個別變異是很大的,因此,我們沒有法子定下甚麼可以共同遵守的規律來。(《性心理學》)

但是,不能定出可以共同遵守的規律,並不代表性交頻率就雜亂無章、毫無規律可循。因為,透過現代性學家的調查,還是能找到某種規律:每週兩次左右。
  
當然,這裡說的每週兩次,是拋開所有特殊性,如健壯或瘦弱、老年或青年等,一切皆取其中:身體狀況取其中,年齡也取其中——大約四、五十歲的年紀。這樣,處於不同年齡、不同身體狀況的人,其性交頻率便能以每週兩次為基礎,或增或減。
  
《金賽性學報告》指出,在三十多歲的人中,有五%到一五%的人每天都性交,而且該作者認為,這麼做不但沒有壞處,反而對健康有益:

問:性交過度是否損害身體健康?我太太和我每天最少做愛一次。是否讓身體稍做休息比消耗過度來得好? 我們都很健康,以現在這種頻率,會不會使我們的身體有一天再也無法對性刺激產生反應? 
答:你說的恰好與事實相反,以你們目前性交的頻率,可以保證你和你太太在年老時,仍能維持性反應和活躍的性交。
  
在本世紀前,某些專家認為男人生來就有固定存量的精液,因為有這種想法,便產生出「別太早浪費生命的泉源——精液」之類的警告。
  
我們現在瞭解男人從青春期開始直到生命終點,會不斷製造精子和精液,除非是因生病或受傷而中止。對女人而言,即使在停經期停止排卵,如果健康良好且有規律的性活動,其生殖器官仍能持續發揮良好的性功能。
  
你也應該知道,每天做愛一次並不是特別罕見的。三十幾歲的人大約有五%到一五%表示他們每天都做愛。

而根據另外一些資料,性能力超強的人,能一天性交八次;有人到了五十多歲,仍能每週性交十二到十五次:

問:是不是你男朋友特別帥,所以在床上就特別好?
答:也有很多人長得帥,在床上就不用功了啊。他們覺得你一看他那張臉就能高潮呢。我男朋友說我的身體很特別,很軟,什麼樣的高難動作都做得出。和我做愛他特別享受,所以才能一天做八次。他和以前的女朋友從來沒有這麼多的。他以前的女朋友總是說做太多會痛。他也不知道自己有這個潛能呢。(《男人裝》)

問:我說了你一定不相信。我跟我的新任丈夫真是春風得意。他現年五十三歲,我現年四十一歲;他患有高血壓,以藥物控制,每三個月的例行檢查結果都很好。我的問題是:我們每週大約性交十二至十五次,而且越來越好。過去的八個月來,我們生活得相當美滿,不過,以他高血壓的情形來說,這樣對身體會不會有害?
答:即使在性行為中血壓會升高,而在高潮時達到頂點,不過,只要血壓控制得宜,性生活應無大礙。有項研究顯示:高潮時的血壓值,比中度體能活動所造成的血壓變化還低。(《金賽性學報告》)

理論上來說,一個人每天多次性交,只要沒有身心疲勞的感覺,事後沒有不適感,是可以接受的。但是,性交畢竟會為生命帶來能量的消耗,雖然這種消耗可以從飲食和休息中獲得補充,但並非所有消耗都能完整補回來。而且,正如中國古人所說:「暗中教君骨髓枯」,有的損傷是當下感覺不到的。因此,《時尚健康》的建議是:
  
一個年輕的、精力充沛的男人如果想保持他的精力,一天最多射兩次精液,否則,他的能量就會變得很低。


本文摘自《中國歷代性學報告》

20161103003525.jpg

圖文提供:大是文化